神奇漩涡

【安玉】生生(上)

小哭包安安最后那句我爱你和玉玉一滴眼泪真是要我狗命啊!耿耿于怀脑补一万字大虐文之后我决定自娱自乐了2333

我们的目标是:把安玉圆回来,幸福你我他!


01

“隋玉!”

夏常安惊天的喊声传来时隋玉还没感受到危险的逼近,他正拿着篮球倒退着往路中间走,嘴里还念叨着:“常安,你今天必须跟我切磋切磋,我得证明我才是…”话还未说完,刺耳的鸣笛和刹车声呼啸而至,隋玉来不及反应,只感觉一个人影飞速闪过,紧接着一股蛮力将他拉过来,他和眼前人一起跌到路边,碎石剐蹭过皮肤,留下丝丝血迹。

头开始晕晕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玉玉!”同样撕心裂肺的叫喊。

被推开后刹那间的失神、小轿车汽笛的嘶鸣、少年染红的衣襟,仿佛有什么记忆在眼前流淌,紧接着世界开始天旋地转,在进入一片漆黑前,隋玉下意识地搂紧眼前人,虚虚地叫出一声:“安安…”

隋玉再度清醒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旁边是一脸焦急的妈妈和并没有像想象中一样挂彩的常安,意识一下子回炉,原来是常安救了自己的命。他本想拍一下常安的手以表达兄弟间的感激,却不小心扯动了胳膊上的伤口,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你就先别乱动了。”常安倾身过来按住了隋玉的手。

“我是想说谢谢你奥,”隋玉仿佛也不知疼,上一秒龇牙咧嘴,下一秒又跟个没事人似的,“不过AI这一点真好,都不会受伤的,呜呜呜”

“没事的隋玉,我以后一定尽力保护你,不让你受伤了。”

隋玉抬头看见常安异常坚定的目光,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却错过了一旁母亲瞬间僵硬下来的表情。

医生说隋玉主要是惊吓过度,手臂上的伤并不严重,回家静养几天就好。送走了常安,隋玉便和妈妈一起回家,躺上床后,又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02

隋玉醒来时发现外面天都已经黑了,暴雨倾盆。

糟了,自己怎么一觉睡到了晚上,今天还要去看安安的啊。他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遍,匆忙起身打算出门,却发现浑身上下一阵酸疼,尤其是手臂处还绑着厚重的绷带,正疑惑间,隋母走了进来。

“妈,你怎么不叫我啊,我一觉睡过了一整天,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安安吗,我去的这么晚安安该不高兴了。”

隋母在一瞬间的惊讶后又恢复了平静,只有洒出的一点点牛奶为她的情绪波动留下了一点印记。“玉玉,都这么晚了,外面还下着大雨呢,今天就别去了,明天妈妈陪你去好不好?妈妈保证明天一定陪你去。”

隋玉的表情僵了下来,“不行,妈,今天是正日子,不可以明天去,我本来就去晚了,安安肯定已经生我的气了!”

“玉玉你听妈妈一句劝好不好,这都七点钟了,墓园都已经禁止探访了,再者说外面还下这么大的雨,你万一出点事怎么办,这是安安希望看到的吗?”

“他希望看到什么?”隋玉的眼眶开始发红,“他敢扔下我一走了之,就管不了我以后是好是坏,是死是活。”

“妈,我现在其实每一天都是在苟活,我真的没什么目标,没什么希望,也没觉着活着有多大意义,也就是想想他,想想您,我才觉得,我需要活下去。”隋玉一番话说得十分平静,仿佛内容不过是今天吃什么这样的家常,却让隋母再做不出一点阻拦的动作。

“这都什么孽啊…”隋母再一次长叹一口气,她最近总在后悔,同意制造001她也没有后悔,但这件事,她每天都在后悔。她一个40岁的人了,却每天都在幻想,如果能重来一次,她宁可放隋玉跟着夏常安跑到美国,哪怕是跑到天涯海角,她只要知道隋玉能过得好,就好。

夏常安救回了隋玉,却带走了隋玉一半的灵魂,现在的他剩下的只有一半残破的灵魂,在为了隋母而苟延残喘。而那仅剩的一半灵魂,由于受不了日日夜夜的折磨,而选择了保护自己,如果只有四分之一的隋玉还在为夏常安而活,应该会好过一些吧。

隋玉看见母亲紧皱的眉头和死死拉住自己的手,突然就好像被卸去了全身的力量,他是该好好听话的,毕竟他现在是为了母亲而活。他吸了吸鼻子在心里说了句,安安对不起,拉开隋母紧紧抓住不放的手,发泄过后语气也平静了下来,“好了妈,我不去了,我想去房间自己呆会儿…”

隋母惊讶于隋玉态度的突然转变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隋玉已经转身向屋里走去。

隋玉拿起床头常安的照片抱在怀里,躺回床上。

“安安,我好想你啊,虽然这句话好俗气,我总是不屑于说,可是我现在好想说给你听。”

“这几天我总在想,我都忘了跟你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,不是,应该说,你这个小混蛋都没给我留最后一句话就自己走了,你好狠的心啊。”

“如果那天,我没有被推开,我就能紧紧的抱住你,我们要死也死在一起。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开啊?我活了下来,就不再有勇气去找你了。”

“每次我拿着一整瓶安眠药闭上眼,就会看到我妈妈,还会看到你的爸爸妈妈。他们已经失去你了,我得代替你,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。”

“这辈子我跟你无名无分,如果还能有下辈子,我们换一换,我保护你、照顾你一辈子,我们做一对普通夫妻,这样就能长长久久,生生世世。”

“安安,”不知怎的,隋玉最近总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大哭一场的力气,即使心脏已经能拧出水来,他也只能低声啜泣,“我好想你啊安安,我真的好想你啊…你能不能,哪怕在我的梦里出现一次,让我再看看你…”

隋玉抱着常安的照片,意外的没有失眠。在迷迷糊糊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,他想,神啊,如果你能听见我的祈祷,请你让安安来我梦里吧。

哪怕是假的,我也想在梦里最后一次遇见你。

 


03

002的突然被抓打了常安一个措手不及,他知道AI管理局的行动不只是迫于舆论压力,更是隋涵光的授意,002的发展已经逐渐失控,这是隋涵光绝对不能放任不管的。其实常安可以理解隋涵光矛盾的心态,一方面,自己和002于他而言可以说是半个亲生儿子,是他毕生心血的结晶;可另一方面,隋涵光与自己的父母有所不同,自己的设置与夏常安完全相通,因此父母早已经把他完全视作那个已经不在了的夏常安,他就是夏常安,他代替了夏常安继续好好活下去,他的父母绝不会看他被人类抓走,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自己;可002不同,他们都很清楚,002不是隋玉,隋涵光可以把AI和人类分得很清,该出手时决不会心软。

常安知道,自己不能在夜里出现在隋玉的视线里,他一直恪守着这个规则,扮演着夏常安的身份,尽量不去激化隋玉的情绪。可这次他真的走投无路了,他要救002,那是这世上他唯一的亲人,而能救002的,唯有隋涵光心中看的最重的,隋玉。

隋玉夜半咳醒,急着去厨房倒水,却在一出房间门就看见了客厅里争执不下的母亲和常安,他的常安。他顾不上喉咙的剧痛,急忙冲上去抓住常安的手,在撕心裂肺的咳声中吐出一句不那么完整的话:“安安…安安你回来…看我了!”他蹭的钻进夏常安怀里,死死搂住对方的腰,不知是嗓子痛的还是心痛的,眼泪从眼角刷刷的淌下,“夏常安,你好狠的心…你终于,肯回来看我了…”

“隋玉…”夏常安脊背僵直,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说下一句话。

而一旁的隋母此刻心中大呼不好,她想上前赶紧拉开两人,却在手碰上隋玉的一刻感受到他突然僵硬的动作。

隋玉从面前的人怀中退开,眉头狠狠的皱起来,用质问的语气说:“你不是常安,你是谁?”

“隋玉对不起,我知道不该这个时候来找你,可是我实在走投无路了…”

“002被AI管理局的人带走了…”

“002本来就已经不能充电…”

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后,隋玉感受到嘴中一股腥甜,他越想集中精力分清眼前人说的每一句话,头就越疼。脑海里闪过一套又一套重叠的画面,两个自己,两幅场景,两种心情…

002是谁?AI管理局是什么?眼前的人是谁?我是谁?

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隋玉想到的是,我的常安呢,你,又在哪里?

 

 

04

那一年的两颗真心,约定好就算被全世界反对也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日子,真是很好很好值得纪念的青春。

隋玉在15岁的青春里遇见了他曾以为的一辈子。

记忆里学校前的那条小路很长很长,微风的初夏里,夏常安就载着隋玉在这条路上兜风。后座上的人双脚打开,搂着前方人的腰,头轻抵在背上,自行车从路这头到另一头,半个下午就这样在沿途的欢声笑语和插科打诨中过去。

“喂常安,你学习怎么那么厉害啊?”

“智商高,天生的”

“我昨天听小道消息,说这次生物竞赛你又是金牌,你逆天了啊!快给我说说怎么学的那么好的,我上次月考又没上80,我妈每天都要念我。”

隋玉的声音委屈巴巴的,小脑袋还配合着在夏常安背上蹭了蹭,前座的人立刻像只被呼顺了毛的大猫一样,笑的忘形。

“我学生物,那是为了学以致用的,别的都可以,生物必须学好。”

“诶?这是怎么个意思?说清楚点。”

夏常安从车把上腾出一只手,动作娴熟的覆在腰间的小手上,轻轻的摩挲,把一根根细白的手指挨个把玩。“真想听?这可是个严肃的话题,说来话长咯”

“想听想听!想听我家常安怎么就这么优秀的!”隋玉脸上尽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之色。

夏常安把车停了下来,转过身来才发现隋玉还一副赖在后座上不肯动的模样,他也不气,只是低头与眼前的人凑的更近,睫毛相触间,夏常安一手扶着车把,一手轻轻蹭着隋玉的小脸,一脸坏笑地吐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字句:“我是要好好学习生物知识啊,将来好搞出来个发明,能让你给我生个孩子!”

然后夏常安就如愿以偿见证了眼前人从鼻尖红到耳根的瞬间。

隋玉快速的从车座上跳下来,追着夏常安一路跑,“夏常安你流氓!”

“谁要给你生孩子啊!”

“你不要脸!”

夏常安猛的停下脚步,回头迎向隋玉,揽住他的腰把人往前一带,就又是呼吸相接的距离。

“流氓想让你给他生个小流氓,怎么,不愿意了?”

“夏常安我是个男的,男的!要生你自己生!”

“啊?真的不愿意啊?”夏常安的声音显得有些可惜。

下一秒吻便落了下来,从眉心到鼻尖再到唇角,眼前的人就迅速败下阵来。余光里那双轻眯着而更显柔和的桃花眼让隋玉整个人都软了下来,“啊…愿意…愿意还不行…”隋玉的头越埋越低,此刻他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也不愿这些羞耻的词句再从自己口中流出。

“嗯…不好意思说就不说了…”笑的满脸褶的少年仿佛突然间变得善解人意,然后下一秒,甜腻的吻带着风中花瓣的香气,堵住了一切话语。

“那你要对我好一点。”长时间的缺氧让隋玉有些微喘,说出的字句瓮声瓮气。

“不是说好了,”夏常安握住男孩的手放在心口。

“一心一意。”

“一生一世。”

没有雷鸣的预警,暴风骤雨就猛然袭来。时间太久了,久到隋玉甚至忘记当初是因为什么,常安的父母发现了他们的事情,两家本来就是同公司的旧识,很快,自己父母也得到了消息。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,隋玉的脑海中已经几乎无法描摹出那段日子里的细节,那段日子被简单抽象成了一个色调作为代表——灰暗,找不到出路的灰暗。他们被分别关在家里,不许上学,不许见面,不许联系,他的日子还算好过,虽说都是勒令分手,但隋母对他只不过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而另一边他所不知道的嘶吼、棍棒、恶语相向,都随着常安的离开,成了永远不为所知的秘密。

“你才几岁,你懂什么叫爱情!”

“那不是什么爱情,那只是青春期的性冲动。”

“你们是两个男孩子你知道吗?安安你要气死妈妈吗?”

“就算是2050年,同性恋也是不被社会接受和祝福的,你懂不懂?”

“你是我的儿子,我不能眼睁睁看你误入歧途。”

“玉玉,你跟他断了吧,算妈妈求求你。”

“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,会遭到报应的!”

……

最可惜的就是,人都不长前后眼。

16岁还是太天真了,天真到想到了私奔,天真到不要命地用故意制造食物中毒的方式得到离开家的机会,天真到忍着剧烈的腹痛跳车逃跑,天真到以为到了机场就看到了自由。  

夏常安看见那张朝思暮想的笑脸在冲他招手,隔着一条窄窄的街道,那就是他近在咫尺的幸福。

然后下一秒,他看见了报应。

那是喇叭的轰鸣声,他甚至来不及大喊小心两个字,他只能凭借本能冲出去,推开危险旋涡中心的人。

明天和意外谁先到来夏常安不知道,但他知道,在意外到来的瞬间,还来得及,留个空间,给爱。


TBC


【凯源】十载夏秋归渝路


新人,偶然间看到一张图引发的激情短打

都是我编的,不要上升真人,比心



01

“我和王俊凯是好兄弟好同学。”


王源在车上看着b站饭制的视频,听着当年自己的坚定却稚嫩的声音笑了出来,好傻的自己啊。笑着笑着鼻子却有点酸了,从那以后这句话就再也没有说过了,一晃十年,大梦初醒。


其实王源一直很喜欢看这些回忆,好像从精心剪辑过的视频里可以看见王俊凯充满情意的眼神,然后告诉自己,你看,我跟王俊凯永远都是好兄弟好同学。


其实为了赶在年前完成全部收尾工作,王源已经几乎几天未合过眼,一路奔波下来更是疲累不堪,眼睛都快要睁不开,可他强撑着,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,他还想放纵自己,再多看几眼。


关上b站,王源无意中刷到知乎这样一个话题:如何评价凯源的真实关系。王源把所有答案从头到尾刷了个遍,无论褒的贬的,总之几乎每个都是精心准备的长篇幅故事,王源突然发现,自己身上发生的10年间的故事,在别人口中浓缩成大段文字一股脑儿的展现出来时,却比亲身经历来的还要辛酸。



02

除夕夜里万家灯火,王源吃饱喝足从屋子里走出来,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漫天烟花,突然就有点想那个人。打个电话吧,他想,最后一次了。


“王源儿?”


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,好像有人催着他补妆候场,他才想起,对,那个人现在应该在春晚会场,如果当时没有推掉,自己现在也不该在一千公里外的重庆。


“小凯”


声音出来他都有些陌生,许久未出现过的称呼通过千里的电缆传输到另一头,让那边的人微微一颤。


“你在忙吗?是不是表演要开始了,那我先不打扰你了…”


“没有,还有一阵呢,怎么了?”他撒了谎,还有20分钟不到就轮到他上场,工作人员早已经在催,但他隐隐约约觉得,王源这个时候打来,就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他必须得听。


“嗯…”


“那你安安静静听我说完好不好?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亲口跟你说比较好。”


说完,王源好像陷入了回忆,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个双人站吗,Twinkle Wang,今天关站了…我才一下子意识到,啊,原来十年了啊,虽然不愿意面对,但是有些东西其实早已经到头了。”


“有些东西当年没来得及说出口,原来就再也说不出口了。”


“小凯,你退队那天晚上,我不争气的失眠了,我躺在床上听着时钟滴滴答答的走,一下比一下清晰。后来我一气之下吃了小半瓶安眠药,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昏过去之后,我做了一个梦。梦里我跟现在一样,努力练习,艰难出道,一朝成名,荣归故里。可是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,我想啊想,想破了头,也没想出来,只是觉得心里就像缺了一块。等到醒来以后才发现,原来没有你啊,我的一整个梦里,都没有你啊。后来我就明白了,我这一辈子有一个已经写好了的故事,可这个故事的结局,根本没有你。”


王俊凯明显感觉到不对劲, 他必须马上终止这个话题。


“圆圆,梦都是反的,不要瞎想。”他带着从前惯用的安慰与哄骗的语气。


“不是反的,是真的。我要退圈了,以后会去美国深造,可能两三年,可能七八年,可能二三十年,也可能一辈子。年一过公司就会发声明,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还是亲口告诉你一声。所以你看,不是反的,这是命。”


“我靠,”电话那端的人猝不及防的爆了个粗,“你他妈在说啥子?你现在在哪啊?别动啊,我马上去找你。”王俊凯扯掉耳返就要往外跑,被几个工作人员合力按回了屋里,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“这小孩儿真是火的有点飘了”的不满表情。


“你省省吧,央视爸爸的鸽子都敢放你就得跟我一起退圈了哈哈,”王源干笑了两声,却发现更加不自然了,于是换回了话题,“我在家啊,回家过年。小凯你还记不记得,我们第一年因为工作不能回家过年,你就说明年等我们红了,一定推掉所有工作,一起回重庆过年。明年啊明年,一晃就是十年。”


“也是,你这个人越长大心越狠,估计早忘脑后头去了。我有时候甚至想,如果我11岁那年摔倒,抬头看见向我伸出手来的人不是你,该有多好,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儿了。”


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走散了,我甚至没好好跟你说过再见…”王源的声音委委屈屈,好像充满了悔意。


……


“可能以后也就没法再见了,那我就祝提前你前程似锦,万事胜意。”


在王俊凯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王源挂断电话,拔出用了十多年的电话卡用力向外扔了出去。


重庆,再也回不去了。


那天夜里0.00跨年的时候,王源更新了最后一条朋友圈,只有十个字: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
以后你我隔山隔海,他日白首,不知记忆几何。



03

后来,王俊凯异常平静的完成了那场春晚演出,只是在万家欢庆春节的时刻,他发了这样一条微博。


他说,王源,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但还有后面四句是,海有舟可渡,山有路可行。所爱翻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他@了王源,上一次@的时候,那是三五年前了,那时候他还是TFBOYS-王俊凯,他还是TFBOYS-王源。


然后王源便注销了微博,在那之前他发了最后一条,说,很感激相遇,但是以后再也没有王源了,请把我忘了吧。


再后来王俊凯还是会不时发相似的微博,账号注销了无法@,他就在每条微博前面加上名字。


圆圆,如果你看到了这条,给我打个电话吧。


圆圆,你不是最讨厌美国吗,回来吧。


再再后来,整个娱乐圈都看出了不对劲,关于两个人关系的风言风语四处流传,王俊凯没有选择避嫌,反而更加努力了,他成功在全球许多个国家开了个唱,每到一个城市,他都会在结束之前说一段话。


第一年,他说,如果你们看到我的圆圆,请一定帮我拖住他,然后给我助理打电话。


第二年,他说,如果你们看到我的圆圆,求你们跟他说一声,小凯还在等他。


第三年,他说,如果你们看到我的圆圆,请告诉他,小凯很好,希望他也好好的,照顾好自己。


第四年,他最后一次带着哭腔说,如果你们看到我的圆圆,请帮我看看他就好。


第五年,他也在大年初一那天宣布退圈,他没有注销微博,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:


十载夏秋归渝路,

小凯还在等圆圆,

一起,

回家。


END


就是下面这张图,图源微博,侵删

ps.或许我可以拥有小心心、小手手和评论吗?